發表新文章

  • 性別 保密
  • 來自
  • 生日 0000-00-00
  • 等級 普通會員
  • 發表主題 223
  • 發表評論 0
  • 頂過主題 0
  • 踩過主題 0
  • 積分 447 點
  • 上傳附件 0 個

《芭芭拉》:今年最受寵的柏林競賽片

1938天 3小時 24分鐘前

來源: 原創

本文同時發佈到:芭芭拉 熱片快評

芭芭拉》:今年最受寵的柏林競賽片

柏林電影節即將進入尾聲,以目前場刊的打分來看,于開幕第三天展映的德國本土電影《芭芭拉》,以3.3的評分名列前茅。看來導演克利斯蒂安·佩措爾德在本土戰場上越打越順,很有可能讓一直跟隨麾下的老團隊,嘗到金熊的滋味。
芭芭拉芭芭拉
無論是2005年的[幽靈]還是2007年的《耶拉》
,佩措爾德都堅持以女性視角剖析人情人性的一切。如今的《芭芭拉》
再現他的繆斯,五次合作的女演員尼娜·霍斯(2007年的銀熊最佳女演員),創作訴求未曾更改。

《芭芭拉》稍微讓人在意的部分,是它的年代感。上世紀八十年代的東德背景設置,再將冷戰話題提到檯面。但是全無柏林牆一類的符號,各種史料影像的穿插剪輯,只有美術指導K.D.格魯伯設計的過時的汽車,老式的傢俱、醫療器械,和一眾教育良好的醫生,展示著那個年代東德的風貌。而這一切在影片情節漸漸展開後,退為背景,讓位給冷戰中一段說不清道不明的愛情故事。

單單從影片的情節設置來看,《芭芭拉》並沒有懷著什麼不可一世的野心。劇情相當陳腐,霍斯扮演的東德醫生芭芭拉想要借助旅遊簽證逃亡西德,好同柏林牆那頭的男友廝守終身。但是企圖暴露後,被發配到北部的小村莊接受改造。在那裡,她一邊繼續謀劃逃跑計畫,一面不可避免地與同事的醫生、照顧的病人發著交集——一場情感上的撕扯,最終讓芭芭拉做了意想不到的決定……但是導演將一場帶著曖昧調性的世俗狗血劇,拍成了一部驚悚懸疑片。

表面是愛情,《芭芭拉》實質放大的還是冷戰時期的社會環境及人心狀態。雖也有一些直接的細節展示東德的恐怖暴政,比如芭芭拉家門口同一輛汽車,被相關部門進行裸體檢查等,但那些快切的鏡頭,從不在苦難面前多停留一刻。相對的,導演將男女主角間關係的變化,作為反映社會情況的具體參數。從質疑,到帶點友好的猜想,再到意外的友善行為,似冰點融化,卻又比它複雜許多。

影片所觸及到的社會現實,冷酷殘忍,從兩個病人的設置上就可窺見一二。一個患有腦膜炎的懷孕少女,一個不斷自殺的青年男子……一種不信任的氛圍在他們中間蔓延,而這正是當時當地所有人的生活方式。《芭芭拉》對此沒有多說,影片甚至用了諸如褐色、深琥珀色等偏暖調的色彩,勾勒出一個相對溫暖的環境(相對於佩措爾德之前的作品而言)。導演甚至有時間用輸液來打趣生活——痛苦和迫害是尊嚴的共生物,它們都是人與生俱來的。這一帶點幽默感的宿命論,成了影片灰色敘事的一個注釋。當《芭芭拉》通過全片鋪墊,讓觀眾真切感受到安德魯坦誠自己被流放原因時所需要的勇氣,卻又讓人忍不住懷疑那段可怕的過去是不是真相時,導演成功讓觀眾在情緒面上直觀體驗到了《芭芭拉》的主旨。

攝影師乾淨的鏡頭,最大程度地奠定了影片的基調,騎著自行車在鄉間穿過的芭芭拉,必將成為影片的標誌性影像,流傳下去。但從本質上講,《芭芭拉》仍是一部角色驅動型電影。佩措爾德的繆斯再次顯示了不俗功力。冰冷面容下的人性溫暖,被尼娜·霍斯有層次地表現出來。正是她的表演,讓最後一幕的反轉顯得非常自然,令人暖心一笑。而同她演對手戲的隆納德(安德魯的扮演者),甚至比她更出色。在極簡主義的表演路數下,用一雙謎一般的溫柔雙眼,塑造了一個臨了都動機不明的好人形象。

在目前各家媒體熱議的柏林競賽片中,《凱撒必須死》
擁有囚徒上演英雄戲劇帶來的話題性和身份對照引發的戲劇張力,《禁忌》
則以電影手法上(黑白+默片)的實驗性吸引到眾家的注意。在兩者略顯機巧的特質下,《芭芭拉》卻憑藉精密的劇本排布、細膩的演員表演,完成了一部古典主義的心理劇。只是其背後的冷戰之火燒得有點慢,唯耐心沉著的觀眾,才有資格獲得最後一刻的驚心動魄。

觀影時間:2月11日 11:30

觀影地點:Berlinale Palast (E)

柏林電影節即將進入尾聲,以目前場刊的打分來看,于開幕第三天展映的德國本土電影《芭芭拉》,以3.3的評分名列前茅。看來導演克利斯蒂安·佩措爾德在本土戰場上越打越順,很有可能讓一直跟隨麾下的老團隊,嘗到金熊的滋味。

無論是2005年的《幽靈》還是2007年的《耶拉》,佩措爾德都堅持以女性視角剖析人情人性的一切。如今的《芭芭拉》再現他的繆斯,五次合作的女演員尼娜·霍斯(2007年的銀熊最佳女演員),創作訴求未曾更改。

《芭芭拉》稍微讓人在意的部分,是它的年代感。上世紀八十年代的東德背景設置,再將冷戰話題提到檯面。但是全無柏林牆一類的符號,各種史料影像的穿插剪輯,只有美術指導K.D.格魯伯設計的過時的汽車,老式的傢俱、醫療器械,和一眾教育良好的醫生,展示著那個年代東德的風貌。而這一切在影片情節漸漸展開後,退為背景,讓位給冷戰中一段說不清道不明的愛情故事。

單單從影片的情節設置來看,[芭芭拉]並沒有懷著什麼不可一世的野心。劇情相當陳腐,霍斯扮演的東德醫生芭芭拉想要借助旅遊簽證逃亡西德,好同柏林牆那頭的男友廝守終身。但是企圖暴露後,被發配到北部的小村莊接受改造。在那裡,她一邊繼續謀劃逃跑計畫,一面不可避免地與同事的醫生、照顧的病人發著交集——一場情感上的撕扯,最終讓芭芭拉做了意想不到的決定……但是導演將一場帶著曖昧調性的世俗狗血劇,拍成了一部驚悚懸疑片。

表面是愛情,《芭芭拉》實質放大的還是冷戰時期的社會環境及人心狀態。雖也有一些直接的細節展示東德的恐怖暴政,比如芭芭拉家門口同一輛汽車,被相關部門進行裸體檢查等,但那些快切的鏡頭,從不在苦難面前多停留一刻。相對的,導演將男女主角間關係的變化,作為反映社會情況的具體參數。從質疑,到帶點友好的猜想,再到意外的友善行為,似冰點融化,卻又比它複雜許多。

影片所觸及到的社會現實,冷酷殘忍,從兩個病人的設置上就可窺見一二。一個患有腦膜炎的懷孕少女,一個不斷自殺的青年男子……一種不信任的氛圍在他們中間蔓延,而這正是當時當地所有人的生活方式。《芭芭拉》對此沒有多說,影片甚至用了諸如褐色、深琥珀色等偏暖調的色彩,勾勒出一個相對溫暖的環境(相對於佩措爾德之前的作品而言)。導演甚至有時間用輸液來打趣生活——痛苦和迫害是尊嚴的共生物,它們都是人與生俱來的。這一帶點幽默感的宿命論,成了影片灰色敘事的一個注釋。當《芭芭拉》通過全片鋪墊,讓觀眾真切感受到安德魯坦誠自己被流放原因時所需要的勇氣,卻又讓人忍不住懷疑那段可怕的過去是不是真相時,導演成功讓觀眾在情緒面上直觀體驗到了《芭芭拉》的主旨。

攝影師乾淨的鏡頭,最大程度地奠定了影片的基調,騎著自行車在鄉間穿過的芭芭拉,必將成為影片的標誌性影像,流傳下去。但從本質上講,《芭芭拉》仍是一部角色驅動型電影。佩措爾德的繆斯再次顯示了不俗功力。冰冷面容下的人性溫暖,被尼娜·霍斯有層次地表現出來。正是她的表演,讓最後一幕的反轉顯得非常自然,令人暖心一笑。而同她演對手戲的隆納德(安德魯的扮演者),甚至比她更出色。在極簡主義的表演路數下,用一雙謎一般的溫柔雙眼,塑造了一個臨了都動機不明的好人形象。

在目前各家媒體熱議的柏林競賽片中,《凱撒必須死》擁有囚徒上演英雄戲劇帶來的話題性和身份對照引發的戲劇張力,《禁忌》則以電影手法上(黑白+默片)的實驗性吸引到眾家的注意。在兩者略顯機巧的特質下,《芭芭拉》卻憑藉精密的劇本排布、細膩的演員表演,完成了一部古典主義的心理劇。只是其背後的冷戰之火燒得有點慢,唯耐心沉著的觀眾,才有資格獲得最後一刻的驚心動魄
對不起,您所在的分組沒有發表評論的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