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新文章

  • 性別 保密
  • 來自
  • 生日 0000-00-00
  • 等級 普通會員
  • 發表主題 223
  • 發表評論 0
  • 頂過主題 0
  • 踩過主題 0
  • 積分 447 點
  • 上傳附件 0 個

大藝術家 電影,大藝術家影評

1844天 15小時 30分鐘前

來源: 原創

本文同時發佈到:大藝術家 電影 大藝術家影評 臺灣電影

《藝術家》:不燒錢,不炫特技讓電影回歸表演
隨著對技術依賴的加深,在很多人眼中,電影正在墮落。要麼淪為小品,靠臺詞嘩眾取寵,要麼玩高科技,純屬燒錢,3D、特效,每一秒動輒花費過百萬人民幣。也許正是因此,《藝術家》輕易俘獲了奧斯卡評委的心。一部甚至連“變焦鏡頭”都沒有的黑白片,一部1個小時36分鐘只有最後兩分鐘有人聲、剩餘時間全部只有配樂的影片在剛剛結束的第84屆奧斯卡頒獎禮上接連摘得了最佳影片、最佳導演以及最佳男演員三大獎項,成為今年奧斯卡的最大贏家。不過這些榮耀似乎並未給它帶來更多的經濟效益,由於不看好“文藝片”,中國片商對這部影片興趣冷淡,寧願以高價買回《敢死隊2》。這對於國內影迷而言,不得不說是一大遺憾。那麼,不妨先通過文字的描述來領略一下這部影片的魅力吧。 本報記者 周昭

故事:一個明星的誕生和一個巨星的落魄

第一幕:瓦倫丁正紅

1927年,喬治·瓦倫丁是當紅的男明星。電影在開篇的段落用了幾個奇妙的鏡頭。首先是一個男人被俘正遭受敵人逼供,然後鏡頭推遠,讓觀眾發現原來是電影裡的一幕,銀幕下是樂池,樂隊在現場演奏。隨後銀幕上的男女主角突然出現在後臺了,當銀幕上出現“劇終”後,男主角喬治·瓦倫丁帶著他的小狗上臺謝幕,並不介紹女演員上臺,完全不理女演員的感受。當紅的男主角春風得意。

當紅的瓦倫丁戲約不斷,被媒體和粉絲圍追堵截。一位為了撿到跌落在地的錢包而誤入採訪區域的女孩為瓦倫丁的採訪帶來了一段插曲。瓦倫丁為了顯示自己的親民,大方與女孩合影。第二天,媒體大肆報導著瓦倫丁的緋聞:“究竟這個合影女孩是誰呢?”

第二幕:合影女孩

拿著報紙的“合影女孩”米勒想要憑著那份登了瓦倫丁和她的莫須有的緋聞的報紙到片場找到一個角色,但沒人買帳。好在她很會跳舞,於是她找到了一份群眾演員的工作。米勒在片場再遇瓦倫丁,愛上了這個男人。她偷偷溜進瓦倫丁的化粧室。在無人的化妝間,米勒將一隻手套進掛著的瓦倫丁的西裝裡,然後兩手合抱,遠遠看上去就像是瓦倫丁的手在輕攬著她纖細的腰身。

芭比·米勒開始了一個新星的奮鬥史。從飾演路人甲乙丙丁開始。很快她就迎來了她的機會。電影公司嘗試開拍有聲片,需要發掘一批新星,米勒成為重點培養的物件。但瓦倫丁卻鄙視有聲電影,拒絕與有聲電影的合作。

第三幕:沉寂與崛起

瓦倫丁自籌資金拍攝默片《愛的眼淚》。沒有經驗,影片拍攝的週期超過預想,支票越簽越多。

默片《愛的眼淚》與有聲影片《美麗的邂逅》同天上映打擂臺。新星米勒的風頭蓋過瓦倫丁。聽到她接受採訪時說“前浪就是要被後浪推走的,新人註定是要勝過舊人的”,瓦倫丁很憤怒。

米勒包下包廂去為瓦倫丁的新片捧場。她看得淚如泉湧,但觀眾寥寥。而有聲電影《美麗的邂逅》卻有大批觀眾在排長龍買票。

第四幕:曲折的大團圓

瓦倫丁最終失敗了,妻子離他而去。他的財產被拍賣來還債,好在拍賣還是順利的,所有的東西都賣出去了。只是他不知道,是她買下了他所有的東西。他開始消沉、飲酒並且在某一日焚燒膠片差點將自己燒死。她知道後把昏迷的他接到自己家中休養,説明瓦倫丁爭取角色。然而,當他發現是她一直在暗地裡幫他時,他準備吞槍自殺。好在,米勒及時趕到。最終,二人決定合作拍攝歌舞片,並且迎來了全新的道路。

花絮:

捧紅男主角,還有一隻叫烏吉的狗

《藝術家》的故事基本上脫胎于《一個明星的誕生》,不過結局是完滿的“大團圓”。這個故事之前已三次被搬上過大銀幕。而《藝術家》出爐並沒有多久,又傳華納計畫將這個故事再次改編成電影。

這部戲讓現今很多電影“汗顏”的地方在於,它的拍攝總共只花費了35天時間,男女主角讓·杜雅爾丹和貝熱尼絲·貝喬完美呈現的踢踏舞完全沒有使用替身。為此兩位演員足足訓練了5個月。他們練習的地方就是當年金·凱利和黛比·雷諾茲為《雨中曲》進行排練的攝影棚。

最為有趣的是,這部片讓片中一直跟隨讓·杜雅爾丹的小狗烏吉也走紅。在電影裡它戲份不少,男主人遭遇火災,是它出去找員警,在員警面前裝昏倒又爬起來,意思是有人暈倒快跟我來。男女主角要親吻時,它又會害羞地把臉埋在地上不看。在男主角準備吞槍自殺時,它會跑過去咬住主人的褲腳扯他從椅子上離開,勸主人不要自殺。當女主角終於勸男主角放棄自殺時,它才誇張地“松了一口氣”倒地休息。雖然小狗烏吉已宣佈“息影”,但其他活動邀約仍源源不絕,如今“出場費”已高達每小時500英鎊(約合5014元人民幣)起跳!大藝術家 電影,大藝術家影評
對不起,您所在的分組沒有發表評論的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