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新文章

  • 性別 保密
  • 來自
  • 生日 0000-00-00
  • 等級 普通會員
  • 發表主題 223
  • 發表評論 0
  • 頂過主題 0
  • 踩過主題 0
  • 積分 447 點
  • 上傳附件 0 個

警匪片《大追捕》下周公映 張家輝不瘋魔不成活

1877天 16小時 58分鐘前

來源: 原創

本文同時發佈到:大追捕 電影新聞

警匪片《大追捕》下周公映 張家輝不瘋魔不成活
由周顯揚執導,張家輝、任達華、文詠珊(微博)、謝安琪、竇驍(微博)等主演的警匪動作片《大追捕》將于3月15日公映。今日,該片在北京舉行首映禮。影片講述一位被冤入獄的重犯,在出獄後聯合瘋狂警探復仇查案的故事。日前南都記者提前觀看該片,影片在看似俗套的港式警匪題材的包裝下,劇情幾度轉折,出人意料,曾憑《證人》(中國版 法國版)榮獲多個影帝大獎的張家輝成為其中的焦點。張家輝飾演極度重犯王遠陽。20年前,王遠陽因涉嫌殺死一名少女而入獄,刑滿出獄後企圖復仇,去接近另一個和當年那名少女長得很像的女孩……如果說《證人》《線人》中張家輝的角色充滿悲劇色彩的話《大追捕》裡的角色將是悲劇的極致,充滿了宿命感。

在接受南方都市報專訪時,張家輝坦言,王遠陽這個角色是他從影以來花心思和精力最多的角色。為達“危險人物”的感覺,張家輝提早7個月開始訓練體能,控制飲食,暴瘦的同時練出六塊腹肌。該角色還是一名啞巴,人物性格的變態感對張家輝而言也非常新鮮。

好幾次,我在家裡的跑步機上跑步,看到鏡子裡的自己臉都白了。在教練那裡練習舉重,我即使完全沒有力氣了,教練還讓我繼續,我真想跟他翻臉。

堅持了那麼久就是為了這兩天,後面就再也沒有脫衣服的戲了。

值不值?我覺得值!

A

暴瘦:監獄肉搏,渾身是勁

連續七個月不沾油鹽,跑步舉重從不間斷

去年正月初二,張家輝從港島灣仔一路跑到數碼港,和滿臉喜慶過年的人們格格不入,“當時我還聽到有人竊竊私語,這不是張家輝嗎?跑步跑成那樣,是不是瘋了。”張家輝花了兩個小時跑完全程,在這之前他已經進行完肌肉鍛煉。春節只休了大年三十和正月初一,這已經是那段時間裡張家輝最長的假期。

為了達到《大追捕》劇情所需要的精瘦效果,張家輝前後訓練了七個月,每個星期一三五舉重,二四六跑步。“現在回想起來,我都覺得不可思議。好幾次,我在家裡的跑步機上跑步,看到鏡子裡的自己臉都白了。在教練那裡練習舉重,我即使完全沒有力氣了,教練還讓我繼續,我真想跟他翻臉。”

張家輝對飲食控制也非常嚴謹。他每天在超市買一些冰鮮的魚片、雞柳,還有蔬菜,回家後用開水煮熟,不加調料。天天如此,從不破戒。張家輝開玩笑,這種連狗吃多了都不吃的東西,自己竟然吃了七個月,“吃得都快全無味覺了”。當時張家輝最大的享受就是吃一次日本刺身,同樣不能加任何調料。

張家輝如此拼搏不過是為了一場在監獄中打架的戲。拍攝時間為兩天,在影片中的呈現不過幾分鐘。在這場戲中,滿身是傷的張家輝絕地反擊,亮出精瘦的肌肉,把盥洗室中的各種鋼材轉化為武器,毫不留情地把對手往死裡打。張家輝的肌肉雖然線條分明,但毫不誇張,甚至多了份病態的味道。“我一直堅持逼自己那麼做……可能你要的效果都有了,但自己還不確定最好的效果在哪裡,如果放棄了,就永遠不知道了。所以我堅持,到拍完戲的那天,我才知道自己最好的樣子是怎麼一回事。”不善言辭的張家輝對於那段時間的堅持如此闡述,“之前堅持了那麼久就是為了這兩天,後面就再也沒有脫衣服的戲了。值不值?我覺得值!”

B

噤聲:孤立無援,一言不發

他只能用表情和肢體來表演

對於接演這部影片,張家輝最感興趣的是片人物是個啞巴。“這就要求我用動作、神情去表達導演想要的感覺”。在片中,張家輝未發一言,直到劇終才咿咿呀呀地 “說”了一句話,面部表情和肢體語言成了表達途徑的全部。有意思的是,一開始導演和編劇還希望最後能夠讓張家輝開口說話,但張家輝堅持“一啞到底”。

“我從劇本上一頁頁地看他,他年輕的時候坐牢,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沒親戚沒朋友幫忙,政府或地方權力把他弄得無路可逃,就好像整個世界把他放棄了一樣。後來他在監獄裡被欺負,用筆插喉嚨自殺無果後再重新定立人生目標。後來他刑滿出獄,情況反過來了,不是社會放棄他,是他放棄這個社會。無論和誰溝通,他都沒興趣,即使會說話也不說。他很清楚,出獄的目的就是報仇。”張家輝對於王遠陽這個角色的揣摩相當透徹,他認為是自殺未遂的後遺症也好,或是因遭到遺棄的心理病症也罷,噤聲,能夠凸顯出人物的個性。

C

癲狂:笑容詭異,讓人戰慄

“拍完後,感覺像一場夢,結束了”

出獄後的王遠陽有一場戲,他一邊咬著雪糕,一邊看著路過的女生髮出詭異的笑。看到這種笑臉,觀眾難免不寒而慄,並把角色往“變態”的方面去想像。張家輝表示,其實他從前期健身,到飾演啞巴,再到詭譎的表情設計,都是用“變態”的方式去串起整個表演。

“這部片讓我有機會把自己變成‘危險人物’。就拿健身來說,我不想要那種很健美、很壯的感覺,我希望看起來很瘦也很有殺傷力。我想塑造一個馬上能讓人覺得精神有問題、體型看起來很危險,也很有殺傷力的人物。”張家輝坦言,某種程度上,《大追捕》是他從影以來最耗費心力的影片,不光是角色的外在準備,更重要的是整個角色要讓觀眾在知道真相後,回想起此前人物的種種行為,這“變態”依舊說得通。張家輝深深記得拍完《大追捕》後如夢初醒的感覺,“我在車上跟自己說:什麼都完了,好像一場夢,結束了。這個角色不要再纏著我了,回去首先要睡個飽,明天自然醒。然後想吃什麼吃什麼,永遠都不碰那些健身器械了。”

對話

張家輝“我推掉很多王晶(微博)

的喜劇,讓他生氣了“

為了出演《大追捕》,張家輝推了很多戲。張家輝解釋,拿了影帝之後,他更珍惜公眾賦予的榮耀,“我希望接一些有誠意、有意思的電影,跟一群有意思的人合作。對角色的揣摩,我希望能更深入更透徹。”他期望在劇情片上有更多發展,於是拒絕了很多王晶的喜劇,也把不少大製作的合拍片拒之門外。張家輝的下一部作品是一部鬼片,依舊是走劇情片的路線。

南方都市報:《證人》讓你拿了很多獎。片酬應該漲了不少,找上門的劇本也多了很多吧?

張家輝:對,片酬比以往豐厚很多,試過一天之內收到5個劇本。我沒有接很多戲的原因,是希望真的有一個能打動我的劇本。“打動”其實要求不高,起碼能讓我看到自己的發揮空間;不一定是什麼大片,但要能看到導演和故事的誠意。我希望讓大家知道,雖然我拿了好多獎,但我和以前還是一樣,電影實在是令我太著迷了,我不會因為拿了一些獎項就亂了自己的腳步。

南都:從《證人》、《線人》,到如今的《大追捕》,你的角色越發悲情,這是為什麼?

張家輝:劇情片是我比較偏愛的題材,不管有沒有動作。當然,劇情片不一定就是警和匪,也不一定會很悲慘。在香港一談到“劇情片”,大部分人都會想到警匪片。最近我跟一位導演在談,希望能拍一部鬼片。可能在內地不能放,但這算是我個人的欲望吧,希望能演沒演過的題材。

南都:你也接演了類似王晶的《財神客棧》
這樣的喜劇片,是為了調劑嗎?

張家輝:我清楚自己在幹什麼,喜劇我不是不喜歡,但我還是會專注在劇情片上。大家可能會說,拍了兩三個沉重的題材,要不拍一個喜劇片輕鬆一下?但我有我的顧慮,可能那樣會讓觀眾摸不著頭腦,把他們的情緒打亂。

南都:但是你之前和王晶導演合作的喜劇蠻受歡迎,《財神客棧》票房也不錯,難道他最近沒有反反復複找你?

張家輝:我好不容易才從喜劇明星中改過來。王晶導演的喜劇我已經推了很多部了,最近剛剛又推了一部,他還生氣了。我說你別生氣,我暫時不拍喜劇,想拍的時候第一個找你。我其實不明白,他也有投資一些劇情片的,但那些片他不找我。可能他有一種病,一看到我就覺得我好笑的病,真是氣死我了,我也不明白。哈哈。

南都:現在很多香港影人都增加拍戲的量,也積極往內地發展,在這方面,你好像一直有自己的度。

張家輝:我剛才說一天內收到5個劇本就是內地的。和內地合作會有更寬廣的視野,我目前也有劇本在談。但我相信表演是急不來的,而且由於我得了獎,大家對我的期望會更高,以前我可能拿出一定的力度去演戲,如今更要花力氣去揣摩角色和劇本,那種力不是用力過猛,而是透徹。像是這一次的《大追捕》,因為我暴瘦,我推了很多戲,有很多人說沒關係,你來演吧,但是說實話他們不介意,我介意。
對不起,您所在的分組沒有發表評論的權限!